台灣地區天主教會主教團 禮儀委員會

台灣地區天主教會主教團
禮儀委員會聖樂組

Chinese Regional Bishops' Conference
Commission for Sacred Liturgy, Section for Sacred Music

教會文化需要教會生活

託一場疫情的福,為了防疫,宅在家辦公和上線教學成了一個新的疫情中的生活方式,除了責任和義務性的工作,之餘也重新整理房子,為自己打造一個更舒適和方便作息的空間,能在電視循環轟炸式的疫情報導後還可以享受遠眺青山、照顧花草、看書、做飯、彈琴、玩弄新樂器和唱歌的安定,然而更驚喜感動地,是這段時間中感受到了更多的幸福恩寵就是可以無時無刻地向天父祈禱,肆無忌憚地跟天主撒嬌,訴說心中的想法和疑問,實在太幸福有趣了!想想在這居家辦公的三週時間裡,我的生活無形中似乎就形成了一個專屬於自己和天主的新的生活文化。

思考台灣教會的福傳工作常常讓我回想在歐洲唸書的日子,由於奧地利是一個天主教國家,所以國家和教會慶祝的日子幾乎是一致的,身為一位外來的亞洲留學生且又是一位天主教徒,唸的也是教會音樂科系,除了適應不同的身份文化,也學習著如何融入當地天主教的教會生活。系上唯一的一位台灣學生,很快成為教授和同學們注意的對象,受到大家很多的關心和照顧,因此,只要是同學或教授在教堂有音樂會或是服務,就會跟著大家跑攤,開心地服務也開心地慶祝,也深深體驗到教會生活的豐富、喜樂和幸福,除了滿足音樂上的喜悅,也在服務中學習到慶祝的意義必須與信仰生活結合在一起,有認知也去生活,不然教會只是一個空洞沒有靈魂的建築,虛有其華麗的外表而沒有內在的健康豐美。教會生活已經成為了歐洲的文化氛圍,到處可見顯眼的教堂、聽著禮儀前敲響的教堂鐘聲、著裝正式的信友一家庭一家庭地進入教堂,相互打招呼問候、輝煌的聖樂、隆重的禮儀等等,缺了任何一樣似乎就是不完整而失態,而我隻身一個外國人在其中卻也享受著家的溫暖和同樣的福分,我們都是天主的孩子。

 

回到台灣,每到教堂服務就會想起在歐洲的經驗,夢想如果能營造一個國外教會生活的氛圍有多好!但是20多年過去,台灣教會似乎還在僵硬地原地踏步或甚至退步?教會的信仰生活、家庭的信仰生活或是個人的信仰生活是否有讓人有家或是幸福的感覺,或是只感到空洞?台灣疫情開始後連爆的案例是萬華的茶室阿公店,心疼染疫的人們,因為他們在家庭、親情、友情和心靈上是空洞的,所以會投身在社會陰暗的角落裡相互依賴,媒體稱為「茶室文化」,這顯露了台灣社會的現狀,也提醒著台灣天主教的教會,如果我們再不重視教會生活的各項教育,從個人、家庭、堂區至教區,只怕教會會永遠是老人的教會,且青年人不再認同教會的信仰和教導。在與中國的教會接觸時,他們常常羨慕我們的宗教自由和進步,但現在反觀過來,中國在幾十年的宗教迫害壓力下仍能維持忠貞的信仰,是靠著家庭信仰傳承和地下教會生存下來的,所以,我們是不是該更加珍惜和努力教會的傳承呢!

信仰生活光靠禮儀的形式是不夠且危險的,需要學習知識和在日常生活中去生活出來,但如果在生活中不會祈禱,也很難有恩寵能體驗教會內在的豐美生命。疫情中筆者也開始了在線上《疫情中的歌詠隊啦!》的主日選曲練唱教室,讓大家一起練習當週主日適用的禮儀歌曲,也提供彌撒主題的介紹、開放大家做信仰分享但很可惜,天主教的教友們很不會做信仰分享,反而很容易變成聊天!和為有需要的意向做代禱,希望在政府規定全民在家防疫的這一段日子裡,藉由唱聖歌、分享和代禱養成祈禱和與主交心的習慣,聖化自己的生活也成為個人與天主專屬空間的生活文化。

蘇 開 儀

 

 

istanbul escort şirinevler escort taksim escort mecidiyeköy escort şişli escort istanbul escort kartal escort pendik escort tuzla escort kurtköy escort